本站的 telegram 频道上线了:时间物质

内容公约

本实例原则上不对用户发布内容做限制,但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不希望公开时间线上出现太过分的内容

如有需要,请用 unlisted 模式博客存放相关公开内容,不要让它们直接出现在首页,感谢合作。

关于注册

为防止滥用,本站目前仅开放管理员邀请注册,需要账号请微博联系,或发送邮件至 hi(at)matterofti.me(备用邮箱 matteroftime(at)163.com),邮件主题请注明「申请注册」,正文部分请简单介绍自己需要账号的原因准备公开发布的内容类型

未来,我们可能会给用户发放邀请链接的权限。

FAQ


from 锦灰堆

Thought is structured neural activity.

Language is inextricable from thought and experience.

Neural computation involves continuously finding a best match between the inputs and current brain state, including our goals.


2020-05 / 07 / 16:47:33 / embodied mind

空间关系和视觉系统有关,动作的体貌(时间结构)和运动系统有关。

Thought and language are neural systems. They work by neural computation, not formal symbol manipulation.

注意这里的 embody 指的是”与身体结合”

2020-05 / 12 / 19:01:21 / 信息立足于可感知的差异

Information in the technical sense, and therefore information processing, is based on detectable differences.

2020-05 / 13 / 14:07:28 / functionalism

Philosophical functionalism holds that everything important about language and thought can be understood completely using information processing models, without looking at the brain at all. An even stronger position claims that any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 of sufficient complexity will automatically have all of the mental powers of the mind, including consciousness. This stance is also called stro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there is nothing to the mind but abstract information processing.

2020-05 / 13 / 14:15:18 / 分子——磁铁和弹簧

My best physical metaphor for this is to imagine elaborate abstract sculptures made of strong springs and magnets. Fitting two of these contraptions together could cause a total reconfiguration of shape and might even cause some pieces to break off and take on a new shape. This is what happens in molecular binding, but the forces involved are much stronger relative to the size of the molecules than could actually be built with magnets and springs. The changing shape of molecules is the basis for all animal action. Think of the forces exerted by leaping whales or frogs to get a feeling for the power involved. A frog can jump twenty times its length—-equivalent to a 100-foot standing broad jump for a person.

2020-05 / 13 / 14:47:49 / 神经元投票和学习

If that were all there was to it, the information processing would be easy: if the positive votes outnumber the negative votes by a big enough margin (called a threshold), then output a signal. But not all input votes get equal weight in this election; some count more than others. And, as in the United States, only a fraction of voters usually participates. There is also a time limit, so the neuron needs to compare the weighted sum of positive votes against the weighted negative votes arriving in an interval. If the positive total outweighs the negative total by a big enough margin, a signal is sent out.

Compelling evidence exists that learning depends on the change of synaptic weights; this modification is realized through several kinds of chemical changes involving protein synthesis at both the transmitting and receiving sides of the synapse.

2020-05 / 13 / 18:49:08 / 视觉系统察觉变化和模式

For example, one way the visual system avoids being flooded by data is by only transmitting changes in a scene. We have all experienced this phenomenon in hearing—-a repetitive noise is dis- turbing for a while and then we stop noticing it.


The visual system has cells (as our simulation has people) that take signals from a collection of feature detectors and send an output if there is some pattern of interest. For example, a center-surround cell can signal when it sees a green center surrounded by red. A vertical-edge cell can signal when the detectors on its left report more brightness than those on its right. There are also intermediate cells that use memory to compare signals across time and report motion.

2020-05 / 18 / 19:28:52 / 学习改变脑部结构

When the strength of connections between neurons is modified, we have a funda- mental structural change. The neural network is now different and will respond differently to new experience. That is, learning does not add knowledge to an unchanging system—-it changes the system.

2020-05 / 18 / 19:30:16 / 基因图灵机

In protein synthesis it matters not just which genes are involved, but also which are expressed, that is, actually used to make proteins. Every cell has the same genetic informa- tion; other factors determine exactly which proteins are synthesized. The modern view of this process is more like a computer program than a stencil. Often the role of one protein is to facilitate or block the expression of genetic material in the synthesis of some other proteins.

2020-05 / 18 / 19:38:28 / 神经系统如何布线

Neurons are also cells and, in early development, behave somewhat like an amoeba in approaching and avoiding various chemicals. But rather than the whole cell moving, neural growth involves the cell's connecting pathway (axon) reaching out toward its downstream partner neurons. The basic layout of visual and other maps is established during devel- opment by billions of neurons each separately following a pattern of chem- ical markers to its predestined brain region and specific subareas within that region.

2020-05 / 18 / 19:55:45 / 化学梯度和行为强化

For the task of wiring up visual maps, gradient following greatly simpli- fies nature's information processing requirements. The axon of a develop- ing visual neuron will follow the gradient of a marker chemical related to its destination, analogous to the amoeba's moving in the direction of food. A neuron destined for the upper left section of the scene in a visual map will therefore follow two separate chemical gradients that mark areas cor- responding to leftness and to higher elevation in the target map.

In fact, the initial wiring is only approximate and leaves each neu- ronal axon connected to several places in the neighborhood of each of its eventual partner neurons. A second, activity-dependent mechanism is required to complete the development process.

2020-05 / 18 / 20:41:52 / 婴儿的神经元更多

The initial chemical wiring actually produces many more connections and somewhat more neurons than are present in adult brains. The detailed tuning of neural connections is done by eliminating the extra links as well as strengthening functional synapses. This has been known for decades.

这听起来很”象征界创伤”......

2020-05 / 18 / 20:43:54 / 如何训练视网膜

However, there is no vision in the womb. Recent research shows that systematic moving patterns of activity are sponta- neously generated prenatally in the retina. A predictable test pattern, changing systematically over time, provides excellent training data for tuning the connections between visual maps (Stellwagen & Schatz 2002).

2020-05 / 18 / 20:58:58 / 记忆

We now know that this kind of short-term memory depends on ongoing electrical activity in the brain. You can keep something in mind by rehearsing it, but this interferes with your thinking about anything else.

These long-term memories are known to be based on structural changes in the synaptic con- nections between neurons. ... , and this can take several hours.

In addition to bridging the time gap, the brain needs mechanisms for converting the content of a memory from electrical to structural form. (写硬盘和写内存的区别)

问题是如何从错误中学习?


梦境和记忆:

There is general agreement and consid- erable evidence that dreaming is important in consolidating memory and involves simulating experiences.

2020-05 / 18 / 21:12:09 / 衰老的步伐

Participants who had been given the words related to old age walked significantly slower than participants who had done a version of the word jumble task that did not prime the elderly stereotype. This result sounds unlikely, but the finding has since been repli- cated by a number of labs. Thus, it appears that unconsciously activating a concept may influence motor processes (e.g., walking) related to that concept.

#read #neuroscience

 
阅读更多

from Diesseits

*标题借自尼采

近日在循环一首六十年代颇为流行的香颂,芭芭拉的《哥廷根》。其中第一句歌词便是:“当然,这里不是塞纳河,也不是那宛塞纳森林,可这里也一样迷人。在哥廷根,在哥廷根……”【1】 听着这歌,突然就想到了贝格。有人曾发过一张图,说让人想起一首老歌——那是贝格在《家族的肖像》里饰演的孔拉德,他偏着脸,微微失神。于是顿悟,《哥廷根》的曲调正是他给人的感觉。他是一首暮色时分的无声香颂,没有声响,却有着音乐的节律感。 之前看哲学家Coriando为贝格写真作的序,里面说贝格有着atemberaubende Schönheit,令人屏息的美丽。而这种美往往是令人觳觫甚至感到痛苦的,就像强烈的光照,他们照亮事物,也毁灭事物。我觉得这更适合用来说七十年代的贝格和他的角色,比如《该诅咒的人》中的马丁、《诸神的黄昏》中的路德维希二世、《血蝶》中的Giorgio…… 而若将他漫长的一生看作是时间的晶体,那形态必定是一支美的慢箭:“它并非一下子把人吸引住,不作暴烈的醉人的进攻,相反,它是那种渐渐渗透的美,人几乎不知不觉被它带走,一度在梦中与它重逢。最终,在它悄悄久留我们的心中之后,它就完全占据了我们,使我们的眼饱含泪水,使我们的心充满憧憬。”【2】 所以我很能理解看完《费尼兹花园》之后落泪的维斯康蒂,贝格饰演的犹太少年阿尔贝托就像是山林里从未见过人的小鹿,纯净又澄明,他顺从命运,可这顺从也是美的。也许德西卡也不忍心让阿尔贝托直面残酷的命运,这位少年在集中营建起前便病殁了。当人看到这样一种纯真的美渐渐消逝,是不可能不为之落泪的。 都说贝格像路德维希二世,但我觉得他也像阿尔贝托。他的美是纯净与迷乱交织而成的,纯净的那一面就是阿尔贝托。阿尔贝托的死,何尝不是76年之于贝格的意义?死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是一次性的,它有一个漫长的发生过程,人是一点点死去的。76年维斯康蒂过世后,他的一部分也随之而死,那个部分正是阿尔贝托。 但人是坚韧的。死去一部分,却还可以活着,只要活着,就还有可能长出新的部分。这也是为什么我不赞同各种百科报道将贝格的人生说得仿佛止步于76年。维斯康蒂永远会是他的一部分,但不代表他没有独立的人格。他还活着,他作为一个还在努力地与世界和解、斗争的个体活着。 Coriando说,贝格的美是达到理念的工具(但并不是说美不重要,相反,如果没有这份独特的美,他不可能通过表演达至理念),这也是他能如此打动人的原因。可惜我们生活的年代已不追求理式,我们总是想要能最快速的到达眼球的美。 至于Coriando提到的理念是什么,我觉得制片人Štefan Uhrík已经说得很好:“有些演员,能用他们的面部表情、眼神、每一个细微的姿态令人目眩于人之存在的脆弱与美的易逝,贝格无疑是这样的演员。” 存在与美皆是幻觉,如何把这种易碎的幻觉保存下来,供上理念的厅堂?唯有通过美的形象。 不知不觉又写了这么多,其实他的美是不需要注脚的,如果一定要有一个,那我想大概是这样:若德意志有一张面孔,除贝格外,不做他想。

【1】原歌词为法语: Bien sûr, ce n'est pas la Seine Ce n'est pas le bois de Vincennes Mais see'est bien joli tout de même A Göttingen, à Göttingen

【2】原文自尼采《人性的,太人性的》第四章: Der langsame Pfeil der Schönheit. — Die edelste Art der Schönheit ist die, welche nicht auf einmal hinreißt, welche nicht stürmische und berauschende Angriffe macht (eine solche erweckt leicht Ekel), sondern jene langsam einsickernde, welche man fast unbemerkt mit sich fortträgt und die Einem im Traum einmal wiederbegegnet, endlich aber, nachdem sie lange mit Bescheidenheit an unserm Herzen gelegen, von uns ganz Besitz nimmt, unser Auge mit Tränen, unser Herz mit Sehnsucht füllt.

 
Weiterlesen...

from samizda

我们时常有一种错觉:事物是永久的,领土是可以占有的。因为这一失败的想象,我们失去了解自我的能力,而陷入了所有制的歇斯底里。比如,认为自己在某个网站上建立的账号、以文字载体珍藏的友谊可以一直存在,这个想法就非常奇怪。应该树立如下信念:任何遗迹都不会保存下来;任何帝国都将覆灭;任何杰作都将在历史(不是时间)中消失。但它们已经在/来过了并时刻准备好再在/来一次。我对文字和具体事物的丢失已经没有感觉,因为有些东西已经被发现和建立了而且将会返回。领土不是被占领而是被勘探和丈量。

 
阅读更多

from 锦灰堆

1

These encounters with imitative repetition can therefore include a “hesitation,” an “internal opposition,” a decision point to adopt or reject the fashion.

潮流把人卷进去,而非一个主体做了“发起和继续传递潮流”的决定。但在经过节点时,流会减速,这个减速区就是 Tarde 所定义的主体性(不是主体)。

They encourage friendship as a “tendency to desire what is best for the other” through expressions of feelings like sympathy, empathy, honesty, trust, mutual understanding, and compassion, which all become covertly coupled to the economic value of friendship established through data mining, customized advertising, and booming sales.

友情经济

It marks out new endeavors to uncover the invisible presocial currents that relate users to each other, and the products, brands, and services they consume, in the hope of triggering profitable mesmeric cascades. Infectable emotions, feelings, and affects have in effect become the favored focal point for experience designers and neuromarketers.

催眠瀑布,体验设计师,神经营销,HCI 从人体工学(身体)转向心理学(注意力、记忆、情感)

Tarde is far more concerned with how the spreading of open-ended imitative repetitions blur the self–other divide than he is with the conscious (or unconscious) sharing of images. ... Indeed, Tarde’s diagram is not a psychology at all. It is a relational ontology!

下面是对涂尔干的概述,a top-down determinism:

Paradoxically perhaps, without anomie, there is no social need to express moral or legal rules, which are always worked out via the averaging of the opinion of the collective consciousness. In other words, the emergence of deviations from the norm results in social actors formally coming together to reject what is contrary to the common good.

It is, however, Durkheim’s notion of dynamic density that arguably makes him the forefather of an altogether different theory of social complexity and collective emergence from that suggested in Tarde’s diagram.

以及,Tarde 设法取消界限:

There is no “absolute separation,” he counters, “of this abrupt break, between the voluntary and the involuntary...between the conscious and the unconscious....Do we not pass,” he argues, “by insensible degrees from deliberate volition to almost mechanical habit?”

由于界限的模糊,自由意志/心智问题也迎刃而解了。似乎只有在硬化的主体面前,“机械还是自由意志”才成为一个问题。

In fact, what Marsden picks up on in this description of engineered imitation draws on Tarde’s idea that to succeed, a competing fashion must imitate (“assume the mask of”) an older custom “fallen into discredit and rejuvenate [it] for the needs of her cause.” On the face of it, this is a neo-Darwinian Trojan horse, by any other name.

这几段列举了一些对 Tarde 的僭用(?),比如上文的“为了颠覆现存风尚,新的风尚必须模仿(冒用)这种已经朽坏的风尚,但将其翻新收为己用”。所谓新达尔文主义木马。实际上,Tarde 的 imitate 并不带有生存的目的性,也不分输家和赢家。毋宁说是一股潜流。

#read #tarde

 
阅读更多

from 德布罗意的小饼干

喜欢Jonathan Blow的逻辑解密游戏而贬低Cube Escape这样的点击解密游戏的人,大概没有理解这两类作品微妙的相似之处,但如果把视角重新转回到交互的性质上,就能够看得很清楚了。

 
阅读更多

from Diesseits

(译自Helmut Berger《Ich》)

*标题不便翻译,感兴趣的请自行google translate,总之这篇是贝格对自己与芭蕾传奇舞者努里耶夫的交往的回忆,后半段又情不自禁地写维斯康蒂去了……

我在伦敦的时候,混迹于嬉皮士的小圈子,后来我通过维斯康蒂认识了一个全新的社会阶级,国际化的上流社会,里面有Maria Callas那样的歌剧女高音,大指挥家Leonard Bernstein也和我调情。我们和芭蕾舞女演员Margot Fonteyn见面,也与Rudolf Nurejew聚会。即使是Nurejew也无法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我们一起去看有名的剧院演出,寻访一流的餐馆。 吃饭时,全世界最有名的一双舞者的腿很快放到了我的足上。更准确地说:那双腿像蛇一样缠在我的腿上。一次别出心裁的芭蕾编舞。这位俄罗斯天才舞者在我身畔舞蹈,姿态犹如飞蛾扑火。而这一切就发生在卢奇诺的眼前。
Nurejew让我明白,唯有苦练才有可能获得成功。他每天练几个小时的舞,跳坏了几双芭蕾舞鞋。他的迷狂是近乎兽性的,他热爱大蒜就像爱漂亮男孩。 他的热情感染了我。我们曾在巴黎吹着晚风的小巷里干那事儿,有一次我不小心,拉拉链时夹伤了他,接下来几天他只能做个清心寡欲的和尚,我无法抑制地笑话他。 他的公寓总是一团乱,和他的艺术事业有关的东西随意排列着:用坏了的的芭蕾舞鞋,到处都堆着伏特加酒瓶,为了那双名贵的腿准备的身体乳。蒜瓣的味道充斥着房间,我再也没有和像他那样的人一起生活过。他是有着如野生西伯利亚虎那般炽热性情的感官动物。充满活力,而且总是直奔自己想要的目标,无论是训练八小时还是干那事儿。对于他而言,要么是,要么否,不存在条件或转折。此外,在我余下的艺术生涯中,我注意到,艺术的伟大之处在于艺术家受到绝对迷狂的指引,并且他们对自我、艺术与上帝有着深深的信仰。无论他们选择了哪一位上帝。 有时我们在角落见面,分享彼此的情感。当时我也仍和维斯康蒂有联系。 我不想和Nurejew一起生活,尽管他于我而言真的很有魅力。他不能像维斯康蒂一样给我那么多东西:床单及时换新的正常生活、做我精神上的父亲。
Nurejew痴迷于他的舞蹈艺术事业。他是幸运的,因为他逃离了苏联。同时他也是满怀忧伤的,因为他离开了他的母亲和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 维斯康蒂给我的温暖和精心呵护建立起了我对他的信任。最终我学会了遵从上流社会那一套,我进入了他严肃而有野心的上流社会小圈子。那些对话锻炼了我的头脑。最开始时,我通过看他的电影来理解他。这位伟大的意大利电影导演用他布景奢华的电影唤起了人们的时代记忆。Burt Lancaster主演的《豹》为这位蓝血艺术家所属的贵族阶层树了一座丰碑。 维斯康蒂的兄长死后,他成为了一家之长,也是米兰亲王。维斯康蒂家族是米兰最古老的贵族,维斯康蒂的电影《豹》正是对他富足童年的回忆。远去的三十年代的米兰,花树繁茂的花园。如果当年维斯康蒂收养了我,现在我也是个亲王了——作为我们这段关系中的女性,这个头衔与我相衬。卢奇诺不看重他的出身,他的生活哲学混合了对真理的狂热与激进马主义。他的共产主义倾向使他不断地寻求贫富阶层之间的平衡。因此他拍过社会批判类的电影,比如表达了对意大利失业者的同情的《洛可兄弟》。四十年代的《大地在波动》和《沉沦》也是如此。当时欧洲只有法西斯或共产主义者。他选择对抗法西斯。 他总是任由直觉引领,他的美学在三十年代受到了雷诺阿的影响。后来我们在Via Salaria的房子和他位于Ischia的城堡,都展示了他无可挑剔的好品味与私人风格。他对人和物都有着明确的观点,没有人能带偏他。他为自己认定的真理辩护,从不出错。我相信,他电影的魔力足以证明这一点。他活在真相之中,从不美化粉饰事物。典型的天蝎座。 而我,双子座,从不计划,不喜欢稳定,总是被愿望或幻想推动着生活,在灵魂的最深处,我是无主的。而卢奇诺是我的港湾,他的冷静自若也变成了我的。他对我的爱,让我可以爱自己。这比我想的要复杂。光是想起这些,我就不知如何感激他才好。和他一起生活,就是与爱、敬重、冷静、恐惧、自律、争吵、能量、气力一起生活。 他不只给了我堪称影史纪念碑的角色——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让我说得直白点,他是我的全部。拍完路德维希二世,我想:老天,现在你真的是世界巨星了。你完成了,现在你如在云端了。云之上可什么都没有了。卢奇诺一开始就和我说过,电影产业是个骗局。我是说,如果你现在只是小人物,那么要做的可还多着呢。卢奇诺为我和阿兰德龙做了一样的事,但是他更看重我。他的完美主义严格地要求着我,不止是在拍《该诅咒的人》时让我疯狂工作(当时我比主演此片的英格丽和博加德累得多),每一部戏,他都要求我尽付心血。 卢奇诺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该怎么办。我浪费了很多时间在蠢事上。我只是想被爱,维斯康蒂爱我。早先,在遇到我之前,维斯康蒂也爱女人。曾经他和Coco Chanel联系过很长一段时间,那是他在巴黎逗留的三十年代,当时他为雷诺阿和考克托的艺术项目工作。在他遇上香奈儿之前,他家里人就试图让他和一位奥地利公主联姻。女性的魅力在他的电影里体现得淋漓尽致:Anna Magnani, Maria Schell, Alida Valli, Annie Girardot, Jeanne Moreau, Claudia Cardinale, Romy Schneider, Charlotte Rampling…… 在公共场合,卢奇诺从不对我显现出半点温情。他不会牵我的手,在家里也不会。他在伦敦有一套公寓,他的秘书和其他同事整天待在那儿。即使在罗马也是这样。只有在巴黎是不同的,我们在巴黎住Barcley酒店,那里没有总是待在他身边照顾他的管家,那时他对我很温柔。 我们的第一夜是在巴黎度过的,我兴奋地去洗澡,想让自己看上去清爽一些。我穿着睡衣走向他,我们温柔且充满爱意地拥抱彼此。我不想也不能就之后的事向他开口,这对我而言太困难了。但是我知道,这是我们关系的一部分。他是极具掠夺性的,他统治着我。他的引诱对我而言是致命的刺激,在我们那么多年的关系之中一直如此。他的引导艺术是渐进式的,弦慢慢绷紧,在漫长的前戏中我似乎经历了无尽的时刻,其中燃着情欲的火焰。 作为富有经验的爱人的卢奇诺深深地吸引着我,这不止是因为他强烈的个性。他对待爱就像对电影一样。当他向我展露热情的那一面时,我慢慢爱上了他。在那方面,我被他溺爱得好像某一刻我是这个世界上最能令他兴奋的人。他完全占领了我,也许每个女人都能理解我说的这句话。男人之间的感官和情欲与女性之间、男女之间并无不同。爱只是爱。 一切总是进行得很慢,维斯康蒂是一个满怀柔情的人。他的个性是如此克制、复杂、优雅,每个夜晚他都细致地爱着我。我的魔术师用他细腻的感情、强烈的性吸引力与想象力令我幸福。他漂亮的手泄露了他的教养与品味。我必须爱上他,我不得不这样做。 至死我都将是维斯康蒂的遗孀。也许会感到短暂的快乐,有时醉生梦死,有时歇斯底里,但在灵魂最深处,我只是一个悲哀的遗孀。维斯康蒂拒绝多愁善感,他的电影和歌剧在感官意义上呈现了他对生活真相的理解。那些梦境、回忆、意图、热情、力量与暴力。那是他的语言,他对我们所有人施加了永恒的强力。他的作品是严肃的,连我们的性生活也要遵循严格的规则。我们总不能独处,毕竟到处都是工作人员。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换装再出门,然而那时我的爱人已经睡了。他的一天从早上六点开始。我们成为伴侣的时间越长,我就越对我们之间不得不进行的“捉迷藏游戏”感到失望,我们总是匆匆告别,事情总是不如我意。他尝试着向我解释,为什么一切必须如此且不可更易。

 
Weiterlesen...

from samizda

朋友发给我一条关于卖 ip 做数据的微博,佐证了前一篇文章里的“注意力次贷危机”假设,而且情况更严重。不只是次级贷款出问题(其实相比之下这已经是个小问题,涉及的范围不广),注意力通胀了,很快就是大规模金融风暴。为什么会通胀,当然因为随便增发,是个公司就能印注意力通货——水军,数据。现在已经达到津巴布韦央行的程度。

金融危机的成因:人们对经济的悲观预期。那么,是否可以说现在人们对文化产品的预期也很悲观呢?还能相信对任何一部电视剧、一本小说、一部漫画的评价吗?

需要说明,这里的“评价”指的是在注意力本位下所谓的“口碑”,而现在既然注意力通货已经比厕纸还廉价(厕纸最近还升值了),口碑只能立在坟头。这就是为什么昨天说到要重建评价体系。

重建体系,并不是指从此选择另一种通货来代替大众注意力——比如跃跃欲试且已经得到好处和好评的文化专家学者圈子。因为现在印发专家权威的机器也在全力开动了,印出一张又一张连号的空头支票。更何况这架金融机器还是靠注意力经济红利运作的。

如果选择文化权威作为新的通货,势必会重现苏联改制后发生的事:上层人物把公共财产(注意力)预先瓜分一空(用注意力余款把头部文化人炒上去,然后发行文化钞票)。这就叫才出山口组又入马菲亚。

其实,选择哪种通货都一样,只要是市场上能够自行印发的东西,以及注意力通货可以提前兑换的东西,最后都免不了引发信任危机。生活就这样被捣毁了。像电视剧集这类作品,再也无关生活,而只存在不同的消费姿势,相顾无言,唯有充会员。

最后,似乎总是要归结到“取消”某种制度的问题上来。但我想提出的不是取消或废除,而是“解散 (unbraid as well as dissolve)”。解散市场,是指暂时忘了有市场,或把它放到一个更辽阔的空间里去稀释,弱化它的影响力。在此之前,可以重新考虑一下我们要获得什么。情境主义国际曾经设想一种创作者的联盟,其中“每个皆是神,每个都是大师”,以神和巨匠的方式去生活,这样我们就会建立地上天堂。这个联盟当然只有少数人能够结成,所以在此不探讨什么“大多数的幸福”和“怎样找到好的作品”之类无法一概而论的话题,而应致力于为联盟准备一个自由的环境:鉴别并移除现有体制划定的层的束缚,释放这些力量。关键是鉴别,因为在指出束缚时,束缚便应声而解了,好似说出一句咒语。

 
阅读更多

from Tlön, Uqbar, Orbis Tertius

两个水晶般透明、泛出奇异色泽的庞然大物舒服地陷在山坳间,好像躺在炉火前的扶手椅上。人们看不到的是,它们各自伸出一些触手,在山谷的微风中弹奏,偶尔纠缠在一起互相拨弄一番,然后又缩回去,回到独舞中。与此同时,它们身上的颜色激烈地变幻。

 
阅读更多

from samizda

“阅文开放免费阅读了”

“国内不尊重文字创作”

要考察这个说法的有效性,必须问出另一个问题,就是“何时我们开始默认需要尊重文字创作”。更进一步,为什么要一视同仁地尊重任何创作,而不考虑质量等因素。而这个问题的答案蕴含在网文的传统里:按字数计费的商业模式。

因此,当我们听到抱怨“不尊重文字创作”,一个更加真实的说法是“不尊重打字劳动”,以及“同字同酬”。

这方面的观察很多了,还是说回阅文,开放免费阅读可能会是一次范式的转变:明确告诉中小尾部作者,你们的作品其实一文不值。至少价值已经低于渠道的价格。在“自由创作”等等话语的包装下,新进场的创作者很少考虑到渠道也有价格,而只注意到自己的价格。实际上,平台提供了一笔无偿注意力小额贷。假如作者能够还清欠账,就证明了自己有继续借贷的信用。但这个条款是沉默无声的。人们沉浸在有关创作的意识形态正确幻想中,哪怕“自由创作”是一场泡沫。的确,从这个角度看,是一场注意力次贷危机

当文字被抵押导致精神破产时,引来了公众的怒火。正如地产抵押物(房屋)对银行可能是九牛一毛,但毕竟是产权人半生的心血和回忆所在一样,平台对文字作品是无情的,甚至不无嫌弃(考虑到精神受到的污染),对作者本人却如亲生骨肉一般宝贵。当然,市场上不乏投机作业者。批量制造产品,试验投放,相当于做身份证骗贷款。他们谈不上有什么情感寄托,但也付出了时间成本。

以上谈的是全民创业,也有相当一部分人看穿本质,为平台打工,领取该行业的薪水,而不是冒险做小本生意。他们要获得打工的资格,自然也要参与面试。

我想探讨的另一个问题是,在文字创作中,业余爱好者是如何接受了经营者的角色,并被卷入。

虽然不图利益的业余爱好者数量众多,但他们沉浸于经营者的语言体系——数据,填坑,码字。当然,两者的界限模糊,业余爱好者经常主动或被动流入——流入金融市场。但这不是原因而更像结果。

他们在谈论自己的创作行为时,所用维度不同于经营者的“人气-产量”,而是略微偏移,使用“产量-快乐”。对业余写作来说,最重要的当然是体会到愉悦感,但由于平台是同一个,最后“快乐”和“人气”挂上了钩,吊诡地回到了原点。

如果冷,就没人看,就体会不到交流的快乐,因此必须提高人气——这样的逻辑。显然,它也忽略了创作的内禀因素。

这部分创作者对人气结构的要求不同于经营者。什么是人气结构?人气的量和质可以以一定比率兑换,例如作者都十分向往的“长评”、深度读者,就处于人气结构的头部。业余爱好者更期待头部权重大的结构。经营者到了后期,比如需要构建圈子文化时,也会注意配置这方面的人气。具体参见魔道祖师的人气资产配置过程。

因为陷入了这样的怪圈,我们会发现网上、论坛上充满了相似的关于创作的困惑,而且永远得不到解决:“我在写作,但我很不快乐,怎么办?”或者“随便写写的文大火,用心投入的作品却糊到地心”。这类话语所描述的永远不是其字面现象。如果陷入字面纠结,那接下来的几十楼回复都是可以预测的,我可以编出好几套完整的车轱辘话,演示圈内的创作者和读者会怎么开解、分析、阴阳怪气。但没必要。真实的问题是: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除了注意力小额贷,就没有别的平台和商业模式了。所以阅文一地震,大家第一反应是要决堤,是要堵上这条先河的口子,维护祖祖辈辈共同为奴的种植园。

那好,既然没有别的选择,也听到了创作者在当前体系下的悲鸣,看来我们得建立自己的体系。具体该怎么办呢?

我并不知道前景是什么样的,但有若干见解:其一,必须在创作者之间分出高下,分出差异,也就是创造出评论的空间,并解散那个网文大锅饭的泡沫幻想,让创作回到私人联盟;其二,保护还未定型的网站!不要放由衰朽之风和定见之酸雨枯败了它!视野所及的未定型又侥幸得到发展机会(人口基数,即注意力资产)的平台,暂时只有一个——废文网。所以我正密切关注这个平台的发展情况,它的思考、尝试和遭遇。这又是另一篇文章的主题了。

最后,回归本题。在阅文引起的轩然大波中,“尊重文字创作”这一类话语并非攻击主力,但构成了很多近似话语的逻辑,连招里的 buff,套路里的小过门。在拆解了这类话语的部分成因或源头后,更会发现,这句话实际上说的是“尊重现在的市场规则!”

“尊重!”这是命令,将规则视为铁律、塑造尊长的命令。而我要说的是:“保护!”

保护我们的朋友,以及我们赖以呼吸的环境。

 
阅读更多

from Sternstunde

Podcast收听地址:https://srv.deutschlandradio.de/dlf-audiothek-audio-teilen.3265.de.html?mdm:audio_id=811144# 嘉宾:Arnd Pollmann, Gerald Hüther

德国宪法第一条规定:“人的尊严不可侵犯。”然而柏林的社会哲学家Arnd Pollman表示,在这个世界上,人被利用、被剥削、被工具化是普遍现象。 Pollman说:“人的尊严是脆弱且易受伤的,它并不是从每个人出生起就一成不变的品质,而是一种敏感的潜能。每个人首先要意识到自己是有尊严的,才能使其慢慢发展起来。” 在这一点上,神经生物学家Gerald Hüther与其一致:“作为人,我们在精神层面能遭遇的最糟糕的事就是我们被其他人当作客体对待:我们被剥夺自决权,变成想象和期待中的客体。” 如果尊严不是前定的,而是一种脆弱的能力,它又如何成为我们每个人不可侵犯的权利呢?如果每个人都要认识并形成自我尊严,在其受到伤害时为其辩护,那么人就要自决——自己有多少尊严?有没有人没有尊严? Pollman:“在有些生活场景中,人们似乎表现得没有尊严。我们想想那些总是卑躬屈膝、一味讨好他人的人,或当众爬行的人就知道了。但这些人放弃了他们的尊严吗?如果这样总结,听上去就很危险了——似乎人们就可以无所顾忌地对待他们。我认为事实恰恰与此相反,那些人不是放弃了尊严,而是在实现生活得有尊严这件事上遇到了困难,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也需要特别的维护尊严的方式,比如对于那些有严重精神残疾的人。我们必须努力为他们创造一个可以有尊严的生活的环境。” Hüther说,创造一个相互尊敬、人人都能在其中发展出自尊的环境,是社会的核心任务之一。每个人在意识到自己有尊严后,就不会被轻易引诱。他们会形成一套标准来为他所做的、他所遭遇的事分类。这就像是内在的指南针,它引导人们生活并且不易丢失。 从哲学的角度看,尊严是对内在态度的表达,是一种感觉——作为一个与他人等价且拥有平等权利的人而存在,并也被这样看待的感觉。拥有自尊的人不会想去剥夺他人的自尊。 尊重他人和自尊的基石应当在童年就打下,Gerald Hüther如是强调。很多孩子们需要的能力是无法从学校课堂中习得的,而来自于特定经验——在这些经验中,他们意识到自己是有价值的,他们很重要,他们可以照顾好自己。脑科学研究者将其称作额叶功能,具体而言就是规划行动、预估后果、控制冲动、接受挫折、共情的能力。这是无法从课堂上学到的,只能通过成年人有意识的引导与机会的赋予来积累经验。

背景知识补充,关于“尊严”的概念演变(来自Arnd Pollmann的论文Menschenwürde nach der Barbarei. Zu den Folgen eines gewaltsamen Umbruchs in der Geschichte der Menschenrechte):

Pollman在访谈里说的尊严概念是比较粗糙的,论文细致了很多。 二战之前,虽然对人权和人类尊严这两个概念都有所探讨,但无论是在此前的观念史还是法律史上,人权与人类尊严之间都不存在关联。人权协定也都是在1945年之后出现的,可以说人权与尊严之间的关联是战后人造的(或说这种关联“被发现”,采用哪种说法取决于怎么理解这两个概念)。 Arnd Pollman以历时性线索梳理了“尊严”的概念演变,但这四种概念在今天是并存的。 在古罗马时期,尊严不是人人都有的,它是成就与声名的体现。只有那些对共同体作出了极大贡献的显贵之人才有尊严。 到了中世纪,尊严对于人而言普遍化了,不再是特权。因为在基督教思想中,人是比照着上帝的形象(Ebenbild Gottes)创造出来的,自然比别的生物更尊贵,理应享有尊严。简而言之,个体有尊严是因为其属于类神之人这个大类。 到了近代,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和接下来的欧陆理性主义思潮将中世纪的“尊严”概念世俗化了,也就是从神学思想里解放出来。人的尊严不是来自于神的光辉,而是来自于人的理性与道德自主。这种说法其实是把尊严看作自然的馈赠,且此处的尊严必然是平等的、不可侵犯的、不会丢失的,否则就否认了人的理性这一绝·对价值(absolute Wert)。 45年后,法西斯与集中营使人意识到尊严是脆弱的,如果人要有尊严地生活,则必须用可靠的体系(比如法律)对抗非理性,于是出现了很多人权协定。这其实是将尊严看做一种潜能(Potenzial),每个人都有有尊严地生活的潜能,但是这种潜能能否发挥出来取决于生活环境。可以推知的是,在此处个体实际享有的尊严不是平等的,因为个体生活环境不同。 那么德国宪法第一条:“人的尊严不可侵犯”,其中的尊严是指那一种呢?据Niklas Luhmann分析,其实还是古罗马的那种。首先,每个人必须扮演好自己的社会角色(这里我想到的是公民),才能赢得他人的尊重。而且将尊严纳入法律保护,已经说明了,尊严是脆弱且容易丢失的。

 
Weiterlesen...

from Sternstunde

主题:公共沟通 嘉宾:Kübra Gümüşay, Bernhard Pörksen

*本文仅总结了Gümüşay的部分。

从这次访谈中学到一个词,scripted reality,特指一种现象——现在那些标榜真实的节目都有台本,出场的人必须扮演特定角色。所谓访谈追求的也不是真正的沟通,而是说些耸人听闻的东西。 Gümüşay在新书《语言与存在》里提出如下观点:不止是真人秀,每个人的生活都有可能是scripted reality,为此她用一个词来专指必须过这种生活的人——Benannte(被命名的人)。举个例子,一名穆斯林女性闯了红灯,这件事在很多人看来是“穆斯林爱闯红灯”,而不是“这个人闯了红灯”。有些人总是被他人加以某身份来认识,真正的个体则不被关心。 语言就像博物馆,展品总是被严格分类的,问题是谁决定了如何分类?语言博物馆里有两种分类,显名者和隐名者。隐名者是那些可以自由地生活,不被限制在某种身份里的人,这显然是一种特权。显名者则是那些被命名的人,名字就是他们的牢笼,这个名字不是他们自己取的,而是规则内的人对他们这些偏离规则的人的一种凝视。 如何脱离被凝视的状态?语言是一个途径,即自己为自己创造语词。六十年代之前没有sexual harassment这个词,所以很多当时的女性即使受到了办公室骚扰,也难以概括。而且没有这个词的时候,骚扰者也不会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错的。现在有的mansplaining和manspreading也是同理,通过创造语词,让人们注意到这种现象并思索其后的含义。 除利用语言外,还要注意建立一种沟通共识:当人们在沟通时,每个人面对的是一个个体,而不是某个抽象的范畴或一般化的群体概念。人的生活当然需要范畴/分类,它能让我们快速地确定航行的方向,但范畴并不能作为一种终局性的认识。范畴是一般化的、边界相对清晰的,而个体身上往往充满矛盾与歧义性,因此,对于脱离凝视(也可以说脱离被类型化)而言,正视并接受个体的混乱与矛盾是必要的。

 
Weiterlesen...

from Sternstunde

今天看的这期嘉宾是Ferdinand von Schirach,前刑辩律师,如今是德国畅销罪案小说家,访谈发散得比较多,我记录了以下三点:他怎么看待犯罪、个体无法逃避的孤独境遇与现代刑法体系的问题。

  1. 关于犯罪。Von Schirach认为无论一个人平时如何,其都有犯罪的可能。犯罪者中的精神病患者是极少数,我们却常常聚焦于这些少数案例,忽略了大多数犯罪的逻辑。很多犯罪是机械论产物,有些体面人士似乎是因为被骂或只是遭遇了轻蔑的一瞥就犯罪了,看上去是激情犯,而这种犯罪欲望也许是数十年间不断通过机械的重复最后在一个点上引爆的。 这里讲到了九十年代的Mischa Ebner案,一个事业有成的瑞士运动员,生活中的好好先生,有感情稳定的女友,但他却常于深夜找落单的年轻女性对她们施加暴力行为,甚至捅死了一个女孩。经鉴定,他没有精神疾病,也不想报复谁,只是单纯喜欢这样做。 此案被改编成了电影,主持人说很多人觉得Ebner值得同情,因为他在被领养前的童年时期非常孤独,更是目睹了哥哥的自杀,也许正是这种长期的孤独使他后来犯下重罪。

  2. 接下来谈到了孤独(Einsamkeit),也是我觉得最精彩的一段。Von Schirach说,为什么孤独就要被同情?这是每个人都无法逃脱的命运,如果以此为由同情Ebner,只能说现代人未免轻视了孤独。即使我们和朋友见面,参加聚会,到人群中去,但孤独仍如影随形。孤独不在千里之外的无人岛上,孤独就在现代都市之中。 哲学家Odo Marquard说:“孤独并不可怕,不会和孤独相处才可怕。我们完全可以学会利用孤独去从事积极的生产。”然而Von Schirach也反对这种“要积极利用孤独”的说法,他举了个例子:人们第一次感冒时,会觉得很难受,而且不知道这种症状究竟意味着什么。但如果去看医生,医生会告诉你这是感冒,过几天就会好了,然后人就可以继续好好生活。孤独也是这样的东西,我们要做的只是忍耐/接受孤独感和陌生感,然后好好生活。就像里尔克说的,Wer spricht von Siegen?Überstehen ist alles. 有谁在谈论胜利呢?忍耐就是一切。

  3. 最后讲到现代刑法体系。现代和中世纪不同,如果一个人偷了东西,按中世纪的行为刑法(Tatstrafrecht),对应的此人就会被砍掉双手或施加别的什么确定的刑罚。而如今人们会问,此人为什么偷东西?也就是说我们开始考虑动机了,关注责任(Schuld)的多少。但无论量刑空间有多大,法官始终要做出确定的判决。Von Schirach怀念这种确定性,因为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充满了各种妥协与不确定,而法院/司法程序则与此不同,那是一种澄明确定的秩序。但同时他也反思到这种确定性的虚假,刑事程序中,法官似乎总能有逻辑地阐释犯罪的发生,但这种信念是错误的,即“我们有理由相信,每个犯罪行为背后都有完整的逻辑并且可以为人所理解”。

 
Weiterlesen...

from Sternstunde

原地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YVjiD-80Wk 嘉宾:Jörg Scheller

看了一期讲身体崇拜(Körperkult)的Sternstunde,嘉宾是艺术史家Jörg Scheller,访谈主要分析了为什么现代人对健美/健身、自拍和脱毛如此热衷。 首先是健身,Scheller认为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宗教。健身房完全可以类比教堂,它们同样是异托邦。生活其实是混乱无序的,但健身房/教堂向参与者许诺了一种确定的秩序,使人们从虚假的仪式感和纪律感中得到短暂的安慰,人通过健身活动对自己有了掌控感。 说到这里,主持人表示似乎还是有区别的,毕竟人们在健身房里不做思维性、精神性的锻炼,而是肉体锻炼。Scheller说并非如此,健身不止是物质的,也关乎形式(form)。健身者在改变、形成他们肉体形式的分分寸寸,这完全可以被看作是艺术,甚至是一个远古信念的复活——人不是被给定的,而是处于生成之中。 自拍的部分也很有趣。Scheller说,自拍的重点一般不是自我表达,大多爱自拍的人不是因为自恋才自拍,与此相反,他们实则是丧失了自我的纳西瑟斯(selbstloser Narzzismus)。上传自拍不是要表现放大的“我”,而是争取成为全球化的图像政治的一部分,这里强调的是“成为整体一份子”的参与感。毕竟当我们刷到一张自拍时,第一反应是it’s a SELFIE, 而非it’s a SELF,这是一种追求同质化与庸常的沙龙文化。 最后是脱毛的问题。一方面是受了Pornografie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一种复古——我们像中世纪的教徒一样,向往天国的身体。就像阿奎那说过的,灵魂进入天堂后便能获得圣洁的身体,没有体毛,不需吃喝。总之,圣洁的身体是不负载欲望的。但在向往这种身体的同时,这两年又刮起了蓄胡风潮(bart trends),显然胡子会影响身体的纯洁性(Reinheit),而且蓄胡子也与现代性相悖,这里Scheller用了一个很精准的词组:dialektische Modernität,辩证的现代性,这正是许多人无意有意呈现出的气质。 这个访谈还讲到纹身文化,健身部分我也只节选了一小段,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油管看。

 
Weiterlesen...

from Reirou

有些人对我犯了无聊罪。不过我的问题也不能赖他们。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