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再见语言,再见。

语言包含了我的生命形态,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就是我的肉身,我执迷不悟存在的证明。我不断涂抹这副身体,颜色更迭,时间也在变化。

出于想要和过去告别的目的,我曾经想过尽量少的选取早期作品,但是那也是我肉身的一部分,最后还是选择放在这里。

我并不是一个感伤的人,我的意思是,那些旧有的记忆和行动,如同火中的灰烬,而那些火的灰烬则是新火的铺垫,朝向更遥远的地方。

我左思右想,为什么要写关于我的事情呢?我的事情真的重要吗?我不存在是不是更好?我其实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包括名字,但是这确是我全部的真实。

全部吗?并不是全部,这里的内容会一直变动,正如我在不断创造新事物一样。

经由创造保存人的生命能量以达到抗争,这就是我为何希望广泛地接触不同的艺术形式的原因。


青铜触角

这是我给自己之前废弃的博客写的说明,最后没有用到,那就放到这个博客好了。

生命是混沌的,然而人却喜欢将生命标签化,让一切在冰封中成为不变的日常。但是,危险时刻在发生着,心灵遭受考验,戏剧性的转折在时间切片中逐渐展现出自身的威力。时间不会提前昭告给人,它会做什么,但是它会做,它会以非常残忍的方式意识到人的有限性,那些简单而幸福的线段,只是广阔海岸中的一个环节。

我也在其中,我吸收着来自这个世界当中各种形态的力量,我在不同的事物的碰撞中发现散见的联系,我用感觉拼合自身的地图,我犯错,我前进,但是永远都会复归到纯粹孩童的状态之中,仿佛刚刚来到这个世界。

思考是必要的,工具也是必要的。培养思考和培养表达工具都要消耗相当大的心力,但是,唯有认真对待生命的人才有资格说自己是活着的人,我未曾想要让其他人记住我,或者是留下点什么,但我不希望重复自身,我不断寻找着新的形态,通过世界的透镜看到不同的面相,直到最后的时刻。

日常生活会将时间变成隐秘的线,随波逐流地人就会把浮动的东西看成真实,从这个角度讲,反思是必要的,而且在这样众声喧哗的时代,调动自己野生动物般的嗅觉,重新核定校对自己的生命轨迹,也是必要的。

我想自由的写一些东西,抛开自己之前做过的写作尝试,重新去思考对我来讲重要的事情,于是就有了这个博客,白茫茫一片什么都没有,于是我又可以在新世界展开。

思想者享有强有力的生活,而这种强有力必须伴随着自我塑造,面容在变化,生命也在前进。

我能感受到自己和这个世界之间的差异,我乐于探索它,我乐于了解不同的东西,但我始终记得,这限时游戏中有必须需要我发声的时刻,于是我坦诚写下我的所思所想,作为应答,虽然不知道是否有用。

路途遥远,但是不需要刻意寻找朋友,因为大多数人际关系的联系都是极其虚浮的,正因为此,日常生活的稳态才能继续下去。如果你愿意,对你信赖的人说真实的话语就可以了,如果真的能够理解,那必能给予回应。偶像是不必要的,你的视野里肯定会有几颗星星,但是如果将其当成是无法超越的权威,则无可避免地会落入窠臼,不断审视星空,排列其位置并继续航行,或许更有意义。

我非常喜欢独处,我喜欢避开人群独自去思考问题,那个时刻我的世界无限地延展着,我能看到环境中析出的物的结晶,那些不曾被留意过的细节,世界以惊人的方式彼此关联,但是人只愿意相信最平庸的一种。这个博客也是,我不希望看到其他人的动态,不希望隐形的话语塑造出的环境,不喜欢那些裹挟着情绪但是没有意义的内容,于是我在这里说话。

放在这里的思考碎片,如同青铜的触角,发出幽暗的光芒。


关于我:

柯之林,1996年9月25日出生。

无定形,非常无知,喜欢未知。 伪装成人类的混沌生物。 对没有想象力的事情毫无兴趣。

邮箱:kezhilin@tuta.io(反射弧很长)

“明天你会带来你世界的毁灭。明天你会在天堂里,在你世界性大城市烟雾弥漫的废墟上空歌唱,但是今晚我愿意想一个人,一个孤独的人,一个没有姓名,没有祖国的人,一个我所尊敬的人,因为他和你绝无共同之处——这便是我自己。今晚我将考虑我是何物。”——亨利·米勒


你愿意和我一起冒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