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ybernetic Hypothesis 笔记

从 4 开始:

「建立在加速上的财富,以及统治」:衡量财富的标准不是积蓄,而是周转能力。维持经济的不是需求和生产量,而是「别停下来!」如果在测量周期内多次路过同一个点,就会造成这个点上质量翻了几番的效果。

「共时性」:最早的控制源于火车时刻表,必须掌握时间,防止它们相撞。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股市和其他很多部门依赖实时消息。(韩松写过一篇小说《天涯共此时》描述了统一时间的重要性,虽然他的重点不在于调控)

控制社会最后塑造出一种对所有不可控事件过敏的公民,这一形象在不久前的地铁跳轨事件中暴露无遗,某评论:

为什么要我来承担他自杀的后果?上海地铁有多忙不会有人不知道吧?我和他素不相识,我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然后因为他想自杀,所以造成的间接后果要我承担,我的损失怎么办?我为什么要遭受莫名的损失?我做错了什么?

不难发现,主要的不满来自于旁观者忙着去打工,主要损失是延缓生产导致的损失。

马克思指出,「一般的社会理解,知识」会成为最直接的生产力(大数据!)。与此同时,资本用工时衡量一切(想想这几年的 996 话语。另外,996 突然渗透网络环境,不是因为它以前不存在,而是它渐渐侵害到了生产最远端——自认为是社会精英的人群中),并逐渐降低工时的价值,转而从其他领域榨取(明显的例子:手游玩家和数据女工)。

「控制论是最后一种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的前提是对管理社会统一体的想象。控制论应对这一需求,把管理工具 knowledge-power 分发到每个公民手上(前几天看一个 b 站边牧视频,狗出门要自己负责拿绳;又如,网友认为自己应共享透明的信息管道,以便参与治理评审)。然而,对于个体来说,这种知识非但不会起到他们想象中的作用,而且是有毒的,因为从一开始,这种知识体系就是资本的一个器官,你要把它强行移植到自己身体,只会排异或被同化(用狗的例子比较直观,狗绳是人类的绳)。

「智能」(intelligence) 把事件翻译为信息,输入到系统中。

战略问题,主要是以下几点:力,节奏和动量。 这里引用了一些劳伦斯写的阿拉伯游击队资料,关键在于 2% 的精锐力量辅以 98% 沉默但抱有同情的群众。同时反驳了在互联网空间展开游击的可能性:互联网从来都不像沙漠那样,是一个平滑空间。它至多在表面上伪装开放,这点我们都不必援引各种收集数据的服务,看看对网站拥有者的物理攻击就知道了。 (一则思考:在被嗅探、研究的时候,我们是否可以嗅探此种嗅探,研究此种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