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首篇

安苏华往安宁林去,在那里他遇见诸仙人。他们围着树坐着,起身向安苏华献礼,并得到回应。

安宁林是五位仙人的居处,其中心为“伐树”,即“砍伐”的主动分词加上“树”。仙人在伐树下论法和修行。

这时,舍膏仙人先问道:“贾马俩,哈珊,依俱实,汝可能穷尽其中之道?”

舍膏仙人的称号意味“抛弃、分舍油膏”,而“油膏”则指的是一种在当地宗教生活当中极为重要且极为昂贵的油膏。这种油膏不会腐坏,可以长期保存,也常常被当作一般等价物。讲述远岛1号语言中诗歌体裁、韵律和语法的经典文献《分讲》当中就提到豪富之家和王室会以这种油膏的拥有量来显示自己的地位(《夜地的妇人》第32小节和《献礼者与天鸦》第1小节)。“舍膏”应当指的是放弃财物乃至一切所有物,不占据也不支配事物。 “贾马俩,哈珊,依俱实”意义为“轴心,边缘,路径”。这三个词描述的就是转轮之道,而对转轮之道看法的不同则是安苏华教会分裂的一个关键原因,这被称为“根本分别”,在《弟子篇》中还会具体讲到。

紧接着无尸仙人又拿出镜子,问道:“此中可有属于汝之物?”

其余的三位仙人演奏起乐器,这时他们没有说话。

安苏华便展示他的大笑,使两位仙人感到震怖。

这时其余的三位仙人放下乐器,依次发问。

真叶仙人举起日月和诸多星辰,问道:“哈牟剌,如司,赛那那,你所见的又是何物?”

缕纸仙人指着空气问道:“此为空乎?”

无名的仙人却指着自己,说:“往这里面看去,你可能赋予其真名?”

安苏华便展示他的沉默,于是这三位仙人也不得不沉默。

于是仙人们一并对安苏华说:“现在,你是无需被质询的人了。不会有谁胆敢并能够怀疑你的智慧,直到它因失去的诸般声音而枯萎。”

安苏华这时就转身,背对着众仙人。

舍膏仙人就赞叹道:“多么智慧啊,我们的言语已经被他舍弃了。他在以他的眼界标定他的语言和声音。这个人,这个持灯的人,他要带来很多事物。如此看来,他的智慧、他的道再也不会因沉寂而失去声音了。”

于是安苏华结束了对众仙人的考验,转过身来,让仙人们把他看清楚。这时安苏华开始说话。

“在你们的道里有诸多事物,”他说,“然而这些事物亦不能被你们所知,你们的道就是如此。”

真叶仙人说:“有一个农人,他的田地下有金子,然而土壤贫瘠,他不知道金子在那土地下面,就困苦;有一个农人,他饮水的泉里有阿什夜,他不知道那泉里有阿什夜,然而也成就了天人;有一个农人,他所食的米里混有另一种,并不纯粹,而不管其知晓与否,此与其皆无利害。我们便是这农人中的一个。”

安苏华又说:“你们的道是这样,在你们所认定的范围外还有不可穷尽的空间,也属于你们的道。”

舍膏仙人说:“有一个农人,他只耕种自己的一块田地,看着四周的荒地,然而却不知道那荒地也是他的;又有一个农人,他耕种自己的一块田地,见了四周的荒地,就也耕种荒地,尽管不知道那荒地也是他的;还有一个农人,他耕种自己的一块田地,又耕种四周未被占有的荒地,土地便都成了他的。我们便是这农人中的一个。”

无尸仙人又说:“这是那有眼界的知晓者,我要与你说的,是那盲目的。有人所居的屋舍四周有篱墙,篱墙里面有光,外面是黑暗。他不能见外面的事物,也不曾出走;有人所居的屋舍四周空旷,只有近处有光,远处是黑暗,他不能见外面的事物,然而当他漫步时,他也时常走到黑暗里去;有人的眼是盲的,他坐在屋子里,外面的风吹进来,这人不能视物,但风同样也吹到他身上。我们便是这定居者中的一个。”

安苏华就说:“听了你们的善言,如此,你们的道也是未被沉思蒙蔽的。因着你们都是智慧的,我也应当说真正智慧的话语。”他就此结束了对众仙人的第二次考验。诸多考验便不再有了,因着智慧已让众人看清楚。

#古简

这是最近在做的宗教设定的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