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SC

安苏华往安宁林去,在那里他遇见诸仙人。他们围着树坐着,起身向安苏华献礼,并得到回应。

安宁林是五位仙人的居处,其中心为“伐树”,即“砍伐”的主动分词加上“树”。仙人在伐树下论法和修行。

这时,舍膏仙人先问道:“贾马俩,哈珊,依俱实,汝可能穷尽其中之道?”

舍膏仙人的称号意味“抛弃、分舍油膏”,而“油膏”则指的是一种在当地宗教生活当中极为重要且极为昂贵的油膏。这种油膏不会腐坏,可以长期保存,也常常被当作一般等价物。讲述远岛1号语言中诗歌体裁、韵律和语法的经典文献《分讲》当中就提到豪富之家和王室会以这种油膏的拥有量来显示自己的地位(《夜地的妇人》第32小节和《献礼者与天鸦》第1小节)。“舍膏”应当指的是放弃财物乃至一切所有物,不占据也不支配事物。 “贾马俩,哈珊,依俱实”意义为“轴心,边缘,路径”。这三个词描述的就是转轮之道,而对转轮之道看法的不同则是安苏华教会分裂的一个关键原因,这被称为“根本分别”,在《弟子篇》中还会具体讲到。

紧接着无尸仙人又拿出镜子,问道:“此中可有属于汝之物?”

其余的三位仙人演奏起乐器,这时他们没有说话。

安苏华便展示他的大笑,使两位仙人感到震怖。

这时其余的三位仙人放下乐器,依次发问。

真叶仙人举起日月和诸多星辰,问道:“哈牟剌,如司,赛那那,你所见的又是何物?”

缕纸仙人指着空气问道:“此为空乎?”

无名的仙人却指着自己,说:“往这里面看去,你可能赋予其真名?”

安苏华便展示他的沉默,于是这三位仙人也不得不沉默。

于是仙人们一并对安苏华说:“现在,你是无需被质询的人了。不会有谁胆敢并能够怀疑你的智慧,直到它因失去的诸般声音而枯萎。”

安苏华这时就转身,背对着众仙人。

舍膏仙人就赞叹道:“多么智慧啊,我们的言语已经被他舍弃了。他在以他的眼界标定他的语言和声音。这个人,这个持灯的人,他要带来很多事物。如此看来,他的智慧、他的道再也不会因沉寂而失去声音了。”

于是安苏华结束了对众仙人的考验,转过身来,让仙人们把他看清楚。这时安苏华开始说话。

“在你们的道里有诸多事物,”他说,“然而这些事物亦不能被你们所知,你们的道就是如此。”

真叶仙人说:“有一个农人,他的田地下有金子,然而土壤贫瘠,他不知道金子在那土地下面,就困苦;有一个农人,他饮水的泉里有阿什夜,他不知道那泉里有阿什夜,然而也成就了天人;有一个农人,他所食的米里混有另一种,并不纯粹,而不管其知晓与否,此与其皆无利害。我们便是这农人中的一个。”

安苏华又说:“你们的道是这样,在你们所认定的范围外还有不可穷尽的空间,也属于你们的道。”

舍膏仙人说:“有一个农人,他只耕种自己的一块田地,看着四周的荒地,然而却不知道那荒地也是他的;又有一个农人,他耕种自己的一块田地,见了四周的荒地,就也耕种荒地,尽管不知道那荒地也是他的;还有一个农人,他耕种自己的一块田地,又耕种四周未被占有的荒地,土地便都成了他的。我们便是这农人中的一个。”

无尸仙人又说:“这是那有眼界的知晓者,我要与你说的,是那盲目的。有人所居的屋舍四周有篱墙,篱墙里面有光,外面是黑暗。他不能见外面的事物,也不曾出走;有人所居的屋舍四周空旷,只有近处有光,远处是黑暗,他不能见外面的事物,然而当他漫步时,他也时常走到黑暗里去;有人的眼是盲的,他坐在屋子里,外面的风吹进来,这人不能视物,但风同样也吹到他身上。我们便是这定居者中的一个。”

安苏华就说:“听了你们的善言,如此,你们的道也是未被沉思蒙蔽的。因着你们都是智慧的,我也应当说真正智慧的话语。”他就此结束了对众仙人的第二次考验。诸多考验便不再有了,因着智慧已让众人看清楚。

#古简

这是最近在做的宗教设定的文本

一、动词

1.动词、动作和状态

作为一种神基语言,和艾若希尔语系的其他语言一样,古典精灵语中的动词都具有一种特殊的规则。所有的动词严格意义上都是及物的,并且具有一种完全不受语法范畴影响的形式——不定式,或称核心形。需要注意的是,“不定式”并不是一种语式/语气,也不属于任何其他的语法范畴。动作状态的含义恰如其字面意思。而及物/不及物在这里也不再是语法范畴,而是动作和状态的范畴,或者说是语义的范畴。一个及物的动作或状态支配一个施事(Agent)论元和一个受事(Patient)论元,而不及物的动作或状态支配一个变元(语义角色为Sole)。及物动作或状态的Patient有时会被Theme代替,即接受动作或状态但不发生变化,如“具有”的受词。

关于动作和状态,动作可以近似理解成动态的,与静态的状态形成对比。如果更清楚地区分的话,以及物动作的结果为例,及物动作的结果是Patient(或在某些情况下是Theme)处于一个不考虑其他时间下情况的状态(非对比性状态)、处于未变化的状态(弱对比性状态/非反差性状态)、改变状态(强对比性状态/反差性状态)或者进行连续的不及物动作。但如果非要确定结果是其中哪一个,这就会非常困难。比如一个及物动作的结果以Patient(或Theme)静止为终态,那么我们看到的可能是处于静止状态(不管其他时间下是什么情况)、保持静止状态、由运动状态变为静止状态或者“停下”这一个连续动作。对于很多动词来说,这并不容易区分,尽管在语义上一般更强调另外三种,而第二种往往以另外的形式出现。第一种的例子是“使显得”,第三种的例子是“使升高”,第四种的例子是“使跳舞”。有些连续的不及物动作是没有终态的,比如“跳舞”,因而也没有状态可言。基本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能很明确地区分是哪一种,因为只有一种。

除极个别的情况外,一般地,动词只能表示一种及物或者说有直接对象的动作或状态,如果是动作,则动作X又可以表示为:

施事使受事处于状态S或进行不及物动作Y

如果是状态SS,则可以表示为:

施事处于状态S1,受事(或者说应当是Theme)处于状态S2S1S2存在相互依存关系,且S1具有一定的主导性、支配性

但是,我们也不难发现,动作X在造成一个状态S的同时也同样会在一定程度上给自己施加一个状态,如“吃掉了什么东西”这样一个状态。不过我们还是以有无动作为准来进行分类,并且,“吃”所强调的也并不是这两个状态及其隐含的关系,而是一个造成了这两个状态的动作。再者,“吃”更偏重于给受事造成一个状态,而对自己获得的那个状态并不加以强调,或者说两者不具有同等的重要性。

状态动词大概有以下几种:表示存在或所有关系的、表示感觉的和表示感情和心理状态的。几个典型的例子是“是”、“具有”、“听到”、和“同意”。而“看”、“听”这些虽然也和感觉有关,但不是状态动词。

需要注意的是,“是”是系动词,也是唯一的非及物的动词。系动词一般只有主动语态,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也可能出现无人称主动语态,如“没有意识到自己是”。

状态动词的状态SS以及系动词“是”的状态一般是非对比性状态。状态动词一般没有进行体。

对于某些动作动词,为了使动作X的公式变得更完善,我们应当在其中添加上“经过怎样的一个过程”(即使是瞬间的动作也应该被认为具有一个过程),那么这就是:

施事经过某一个过程P使受事处于状态S或进行不及物动作Y

{这样的动词被称作有色动词/湿动词。这个过程是很重要的,可以区别某些有差异的动词。但是我们会发现一个问题:一个完整、详细的结果(S或者Y)也很大程度上暗示了过程P。不过,我们所以为的“完整的结果”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并不是结果,而是结果混杂着过程,比如“被砖头砸碎”,只看结果的话我们只会知道“碎掉”,而并不能知道它是如何碎掉的。纯粹的状态应该是不和其他时间点发生联系的,所以“被砖头砸碎”其实是一种结合了过程的状态,严格上来讲不是真正的状态,只不过我们可能会如此理解而已。这样看来,过程仍然是必要提及的。不过,在实际应用中,我们还是常常将过程部分融入结果来看待,在这种情况下,由动词变化出的其他词类也就会包含一部分这个过程的意味。

而另外一些动词则仅仅强调结果,对过程几乎没有任何描述,如具有“使”这一含义的动词。这些动词被称为无色动词/干动词。一般地,我们常用无色动词的某些语态表示不及物动作/状态。}

上面这一部分是错误的。许多动词是成对的,比如“带来”和“来”、“挥舞”和“舞动”、“提升”和“升高”等等。它们属于同一个词群,如果按照上面说的话就有问题。因为“带来”也是“使……来”,“提升”也是“使……升高”。“挥舞”的例子由于在中文语境下包含了一个上肢的动作,所以不是太准确。总之,干湿的区分应当删去。

当然,只靠动词本身往往也不能包含全部的、完善的、详细的过程和结果,对此我们有其他语法格以及副词等等来进一步将其完善。

另外地,状态SS的达成也可能包含着某种方式,不过这一般不重要,并且往往不包含在这个动词所具有的意义当中,在此就不再赘述。

前面我们提到的不定式就表示动作X状态SS本身。

也就是说,动词一般情况下都会支配一个主词和一个受词。但是,主词并不一定对应着施事,而受词也不一定对应着受事,因为在某些语态下,二者正好是颠倒的。然而,确实存在动词只支配一个名词性的词或一个名词也不支配的情况,这是古典精灵语的一个特殊性质。支配更多词的情况当然也存在,而那些论元则和古典精灵语丰富的格相对应。

需要注意的是,不及物的动作或状态可以用(及物)动作动词以另外的语态来表示。

从配列类型上讲,古典精灵语的配列比较特殊。虽然实际上不存在不及物动词,但相应地,无人称主动语态和双重无人称语态(用以表示不及物动作或状态)的受词就对应了Sole。在主动语态中,主词对应Agent,受词对应Patient或Theme。而在被动语态中,主词对应的是Patient或Theme,而受词才对应Agent。反身语态则是主词对应Agent和Patient/Theme。总的来说,语法上,主词一定对应主格,受词一定对应宾格,而格和语义角色的对应则视语态而定。

2.语态

在古典精灵语当中,语态是极为重要的,因为其拥有极为复杂的语态系统,用以表达复杂的语义。为了简便,我们在这里只给出动作X下的形式,并省去可能存在的过程P,而状态SS则可通过类比得到。

有人称语态:主动 被动 反身 无人称语态:无人称主动 无人称被动 无人称反身 双重无人称

无人称语态是一个极为特殊的用法,无人称语态的动词没有人称和数的变化。

主动语态

主词使受词处于状态S或进行不及物动作Y 主动语态的受词不能省略。如果动词是第一人称或第二人称,或者主词已被提到,那么主词可以省略。

被动语态

(受词使)主词处于状态S或进行不及物动作Y 被动语态的受词(施事)可以省略,但省略之后仍然从语义上发挥一定的微妙作用。如果是一点作用都不发挥或者要强调施事不明等等情况的话,我们用无人称主动语态。如果动词是第一人称或第二人称,或者主词已被提到,那么主词可以省略。

反身语态

反身语态可以表示不及物的动作或状态,但额外带有自愿或者强迫自身的含义。 主词使自己处于状态S或进行不及物动作Y 反身语态没有受词。如果动词是第一人称或第二人称,或者主词已被提到,那么主词可以省略。

无人称主动语态

无人称主动语态不强调其主词也即施事,尤其用于施事不重要、不明或者对该动作无意识又或者意外/不受控制地做出该动作之时。特别地,我们以无人称主动语态来表示(意义上处于中性,没有明确附加意义的)不及物的动作或状态,变元用宾格,这大概可以理解成只强调结果,而施事和过程不被提及或者说根本不存在。另外,表示可能、义务、必要的词语都是无人称主动语态。在这种情况下,放在主词位置的实际上是可能、义务后面从属式的主词。 受词处于状态S或进行不及物动作Y 或者 (不明的主词使)受词处于状态S或进行不及物动作Y 或者 主词(无意识/意外地)使受词处于状态S或进行不及物动作Y 要么只有受词,要么既有受词也有主词。

无人称被动语态

无人称被动语态不强调其主词也即受事,尤其用于受事不重要、不明或者对该动作无意识又或者意外/不受控制地接受该动作之时。另外,有些被看成“既可以及物又可以不及物”(在及物情况的Agent和不及物情况的Sole一致的情况下)的动词的“不及物”形式就用无人称被动语态来表示。不过我们一般不把它视作不及物动作,因为它和它及物的形式意义上区别不大,并且Agent和Sole又是一致的。 (受词使)不明的主词处于状态S或进行不及物动作Y 或者 (受词使)主词(无意识/意外地)处于状态S或进行不及物动作Y 主词和受词均可有可无。无人称被动语态的受词(施事)可以省略,但省略之后仍然从语义上发挥一定的微妙作用。如果是一点作用都不发挥或者要强调施事不明等等情况的话,我们用双重无人称语态。

无人称反身语态

无人称反身语态不强调其主词也即施事与受事,尤其用于其不重要、不明或者对该动作无意识又或者意外/不受控制地做出并接受该动作之时。 不明的主词使自己处于状态S或进行不及物动作Y 或者 主词(无意识/意外地)使自己处于状态S或进行不及物动作Y 主词可有可无。

双重无人称语态

双重无人称语态是在无人称主动语态的基础上变形而来的,常表示施事、受事双重的无意识、不明确、意外或者类似状态。特别地,我们以双重无人称语态来表示变元对之完全没有意识的/变元不明确的不及物的动作或状态,相应地,变元用宾格/省略。这种情况的一个例子:表示天气的动词是不支配名词的双重无人称语态。而若要以名词表示天气,我们用“做”的无人称主动语态来搭配表天气的受词。

在古典精灵语中,一些不定代词往往可以被无人称语态中的位置空缺代替。当无人称语态中出现位置空缺并在语义上表示不确定、不明时,实际上就相当于在该位置上存在一个不定代词something。而如果要达到相当于anything或者nothing的效果,只需要将句子变为疑问或否定句(变为否定句后当然不是not nothing这种情况,而是整个地相当于nothing)即可。另外,如果需要给这些相当于不定代词的空缺添加定语,我们只需要将定语(如果是形容词的话)变成与该位置相应的格即可。如果要以名词的某些格作为定语,只需要简单地放在该位置即可。不过,古典精灵语中仍然存在不定代词和限定词,而当那些不定代词真正出现时,我们一般不使用无人称语态。

词群 同一个动词不同语态的集合叫做词群。

以下是几个实例:

主动 主词使受词来(可以视作拿来/带来……) 被动 (受词使)主词来,即使受词省略也仍带有一丝相关的语义 反身 主词使自己来,带有自愿或者强迫自身的含义 无人称主动 受词来/不知什么使受词来/主词意外使受词来 无人称被动 受词使不知什么来/受词使主词(对来这个动作无意识地)来/不知什么被带来/主词(对来这个动作无意识地)被带来…… 双重无人称 不知什么让不知什么来/主词意外让受词无意识地来/不知什么让受词无意识地来……

一个人意外(这里的意外是指出乎他本人的预料)被杀,可能是一个对他有仇恨但他并不知情的人杀了他,或者是一个想要无差别杀人(但不是疯狂的)杀人犯杀了他(这两个都是没有预料),或者是不知不觉就被杀了(没有意识到)等等。 一个人意外杀人,可能是他意外杀了人(或者是处于疯狂状态杀了人)但被杀的人其实是故意被杀的。 双方都意外,那就是真正的意外,或者是疯子杀了一个没料到会被杀的人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