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与实践

理论澄清混沌,实践表达混沌。借用德勒兹与瓜塔里的一个说法,理论和实践“交织在一起,但没有同一化”。(《什么是哲学?》)

a. 混沌的理论澄清,绝不是完全消除混沌(这就是“同一化”的意思),而是把无限从混沌中解放出来。应避免两种倾向:把理论当作先验自明的并用以规范一切实践,或,因草率地应用某些“实践的理论”而抑制健康的理论探索(维特根斯坦的名言——“凡是不可言说的,则必须对之沉默。”——在这种情况下总是被滥用)。

b. 混沌的实践表达可以是对无限的无畏欢迎,但它也的确需要理论,否则就有可能陷入混沌的自恋主义/虚无主义。混沌所孕育的力量既是生产性的,也是破坏性的,而理论作为对世界状况的沉思,将为实践提供一种审慎——在不同的时刻选择和引导适当的、精确的力量。

正是理论与实践之间的往复运动,孕育了哲学、科学和艺术。